母亲的象形(外一首)

来源:?2019年08月23日?字体:??

拿着医生说没辙了的X光片

颤抖着借窗口一束束阳光

读着母亲弯下去,再没直起来的

滚铁环一样滚出去的,脊椎图圈圈

儿女是那圈圈定点的圆心

一生是那圈圈不变的半径

母亲站起来,弯下去的腰身,脊椎,心

极具方向感的弧度,完美无缺地从这一端抵达另一端

一辈子背着那个装满天空的大包袱

跨过八十九年的晨昏,强行越过苍茫大地

渐渐暗淡的身影,终将恢复一条地平线的模样

拉直,也不放松自己的象形

那句话

每天母亲都说“送我回去”

父亲走后,母亲成为村里最受尊敬的老人

这让我莫名的恐慌起来,恐慌之极

我再不听母亲解释了

硬把生不离土死不离乡的母亲

从乡下接进城里

母亲整天坐着,很少说话

不像过去从早到晚拖地擦窗洗衣做饭

插上电会转动的机器一样,根本不会自己停下来

现在视线模糊,东西不分

视听混沌,喧嚣的大街黯然无声

昔日满嘴的唠叨和挂念,突然消失在空洞的耳廓里

天地间的霜雪,覆盖了故乡的落日余晖

曾经风风火火的一个人,一年比一年枯萎了

尘世间的过往,一朵飘零在嘴边的花:送我回去

我听出这棵霜打冰封咳喘的老梨树

在剩下的日子里,天天想着那种事情

什么时候用一句话,勾销了尚未结束的旅途

我紧紧抱着母亲哄骗着:

“今年才91岁,至少要活到一百三十岁”

“儿啊,妈不是神仙,活着也不种地喂鸡了”

这是一个人遗忘或离开自己前,天命的告白

尘世,已被轻轻放下

天堂,伸手触摸到了,还去了几次

听听挂在母亲嘴边这轻巧的一句话儿

渐渐从恐慌中拔出腿脚来,抬头望着天空

又一次找到活着的靠山


作者:黄官品?责任编辑:黄鹏

狗亚体育ios官方下载--任意三数字加yabo.com直达官网日报
官方微信

狗亚体育ios官方下载--任意三数字加yabo.com直达官网新闻网
官方微信